相关文章

远古孑遗,而今一片水杉王国(组图)

  图为:位于利川市谋道镇的“水杉王”

  “少小离吴日,蒿形若指腰。柔情随羽落,铁骨傲青霄。苦历二十载,终成几丈乔。无心花果艳,有志我独高!”

  这首诗描绘的正是水杉,这种只有我国才有生长的远古孑遗植物,被誉为植物界的“活化石”,国家一级保护植物。

  水杉王横空出世:

  “其意义等于发现一头活恐龙”

  在我省利川市谋道镇的凤凰山下,有一颗巨大的水杉树,被称为“水杉王”。这颗水杉通直挺拔,高耸入云,树高35.4米,胸径2.48米,冠幅22米,树龄约600余年,是世界上树龄最长、胸径最大的水杉古树。当今世界上存活的水杉,基本上都是这颗“水杉王”繁殖的后代,所以又被称之为全世界水杉的“母树”。

  水杉生活1亿4000多万年前,曾和恐龙一样盛极一时。据考证,水杉诞生于北极圈,后来逐步分布到欧、亚和北美洲。到了第四纪冰川期,包括恐龙在内的动植物大部分灭绝,人们只见过地层中发掘出来的水杉化石。植物学界宣布,水杉已在地球上彻底消亡。直到这颗“水杉王”被发现,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恐龙复活记”。

  那是1941年冬天,时中央大学森林系教授干铎在去重庆的路上,途经谋道镇,发现路旁有一株似杉非杉、似松非松的参天古树,树高足有30多米,当地群众称之“水杉”。这株“水杉”,当地的土家族和苗族人一直把它当成“神树”顶礼膜拜,终年披红挂彩。1943年夏天,时中央林业实验所的王战去磨刀溪察看那株水杉树,并采集到一枝比较完整的枝叶标本。后来,经过几年的研究,我国著名植物分类学家胡先骕和树木学家郑万钧共同将该标本定名为水杉,并于1948年联名发表了《水杉新科及生存之水杉新种》论文,推翻了“水杉早已灭绝”的定论,轰动世界植物学界,被誉为20世纪植物界最伟大的发现。当时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旧金山纪事报》发表文章称,一亿年前称雄世界之后,消失了2000万年的水杉,在中国的一个偏僻小村依然存在,其意义等于发现一头活恐龙。“水杉王”被发现后,又在利川市水杉坝与小河发现了残存的水杉林,胸径在20厘米以上的有5000多株。

  由于“水杉王”的珍惜和宝贵,1973年,利川组建了我国第一个水杉保护机构—水杉管理站,2003年,设立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5年建设了中国水杉植物园。为一棵树种建一座公园,设一个保护区,这在全世界都绝无仅有。

  走向世界:

  子孙遍布80多个国家和地区

  从历史学角度讲,水杉有“活化石”之称,它对于古植物、古气候、古地理和地质学,以及裸子植物系统发育的研究均有重要的意义。

  从生物学角度讲,水杉树干通直挺拔,高大秀颀,树冠呈圆锥形,姿态优美,叶色翠绿秀丽,枝叶繁茂,入秋后叶色金黄,是著名的庭院观赏树,可于公园、庭院、草坪、绿地中孤植,列植或群植;也可成片栽植营造风景林,并适配常绿地被植物;还可栽于建筑物前或用作行道树,效果均佳。同时,它喜光,喜湿润,适应力强,生长快,在幼龄阶段,每年可长高1 米以上,并有着较强的吸附能力,对二氧化硫有较强的抵抗性,是亚热带地区平原绿化、荒山造林的良好树种。

  从经济学角度讲,水杉经济价值很高,材质淡红褐色,心材紫红,轻软,美观,但不耐水湿,可供建筑、板料、造纸、制器具、造模型及室内装饰,是造船、建筑、桥梁、农具和家具的良材。

  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向中国购买水杉树种子,如今,“水杉王”的子孙已遍布世界上8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也为利川带来了巨大收益。据悉,水杉种子一斤可以卖到1200元左右。

  水杉更成为了中国与世界各国传播友谊的使者。1972年,周恩来总理将2公斤水杉种子赠给金日成,表达中朝友好情谊;同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国政府把水杉树种子作为礼物送给了他,尼克松回去后把自己的游艇命名为“水杉号”,以纪念中美关系友好的开端。1978年2月,邓小平访问尼泊尔时,赠给尼泊尔两棵水杉苗,并亲手种在皇家植物园,现如今,尼泊尔人民把他们作为“尼中友谊树”。1980年,中美植物联合考察队到利川对水杉进行6天考察。期间,美国植物学家布鲁斯博士要求用美国红杉种子交换水杉种子。

  穿越亿万年前的时空,水杉又重新遍及到了全世界,向世人展示她独特的风华和魅力。

  半世情缘:

  潜江境内的水杉王国

  在潜江市境内江汉油田,沟渠旁、小区内、公园里,小片、中片、大片的水杉林随处可见,简直就是一个水杉的世界。

  对于60多岁的当地居民范素珍来说,她的一天就是从“水杉公园”开始的。每天清晨5点多钟,范素珍就和老伴一起来到水杉公园的水杉林中进行晨练。

  水杉是一种落叶大乔木,从外观看,其树干通直挺拔,枝子向侧面斜伸出去,全树犹如一座宝塔。它的枝叶扶疏,树形秀丽,叶子细长,自然下垂。单棵亦美,成林更为壮观。随着四季交替,这片水杉林变换着不同的色彩和美景,春天鲜嫩欲滴,盛夏浓郁墨绿,秋天炫目金黄,冬天肃穆端庄。

  因为美丽,除了当地的居民喜欢来这里散步、锻炼、休闲,这片水杉林还吸引了外面的人前来参观,成为石油城一张别样的“靓丽名片”。1988年,由意大利、南斯拉夫、新西兰、阿根廷、西班牙等9个国家和地区组成的联合国考察团曾来此考察,给予高度赞誉。

  这里何以成为水杉王国?这里面有着一段传奇、一个故事。1957年,潜江广华寺一带是一片荒凉的芦苇荡,沙洋农场二农场负责督促一批劳改犯人在这里开垦。由于物种稀缺,于是大家想尽办法从各地搜罗花草树木的种子回来播种,其中一个人从自己的老家—鄂西利川带回了几斤水杉的种子。开始,谁也没有特别注意到这些小树,后来发现它长得快而且树干直。

  1970年,江汉石油管理局成立,从沙洋二农场手上接收了一些土地,为了帮助油田培植物种,沙洋二农场专门留下了200多名干部和技术员,成立了果园队,守护那些刚刚培育出来的树苗。这时,恰逢湖北省林科所前来考察,他们才知道了水杉的价值。因其珍贵,也因水杉的外观像及了钻塔,江汉石油人对水杉有着一种难以说清的情感,开始了对水杉的广泛种植。1974年,由沙洋二农场和潜江市、江汉石油管理局共同竖起的第一块水杉碑伫立在这片水杉林中。1988年12月26日,时任全国政协主席李先念专门为江汉油田在建的水杉公园题写了“江汉水杉纪念碑”碑名,代替了原先的一块碑。

  如今,通过近40多年的繁育与种植,已有50多万株水杉挺立于江汉油田,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水杉林基地,潜江也成为全国集中连片的水杉王国。

  为家乡风物

  点个赞

  应城市李伟才—

  我们这里的地下有三宝:石膏、岩盐和芒硝,都是化工重要原料。虽说目前不如从前那么显赫了,但它们依然是我们应城值得骄傲的风物。

  利川市杨胜高—

  浠水县王峰—

  位于我县县城东北的斗方山,山形如斗,是鄂东名山之一。斗方山林幽谷深,怪石嵯峨,形势险峻,近期又重建了崇归寺。攀登山顶,鸟瞰全貌,真是美不胜收。

  鹤峰县何吉安—

  薅草锣鼓是流行于我们山区劳动时的演唱形式,生动有趣,热烈活泼:歌师身背鼓手提锣,拿着唢呐来到田间,面对劳作农人,敲锣击鼓,吹奏唢呐,高喊山歌,很有趣。